不厌

歸去斜陽正濃。

【微博存档】金佗新编

台阔怜咧🙊

拟古:

没有任何依据的xjb扯,严重ooc预警。


岳公自奉甚菲薄。一日,过部将郝晸处,晸以酸馅为供。公食毕大叹,曰:“美哉,某平生竟未食此。何不留其余以为晚食?”张统制笑曰:“酸馅虽佳,不过一包子耳。汝得楚国李夫人主中馈,何物不及此?”公正色曰:“此处包子馅酸,吾家包子皮酸。”后岳公宿书房半月,未得归后衙,人皆不知何故也。 ​​​


昔岳鄂王初掌军,有统制名傅庆者,骁勇冠绝,然跋扈无状。王颇忧之。张宪献言曰:“吾知我公腹心事,请在傅庆之副。”王曰:“汝愿从之以察其变,固善矣,然庆岂不觉之?”笑曰:“吾貌黑,庆必不觉。”后傅庆果以他适论诛,而军心未动,皆张宪力也。


昔岳鄂王征洞庭,而独留张宪军镇荆襄。从者怪之,问其故。对曰:“张四不谙水性,余恐其有不测。”问曰:“王统制亦于水性不精,何不令归?”王统制,相州王贵是也。王笑曰:“王大体丰,落水不沉。”后王贵从俊首诬,而张宪临刑不屈,盖有以也。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不厌拟古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台阔怜咧🙊